饼点快递

那是鸟吗?还是飞机?


摸个骨头。

写文卡壳,摸鱼力必然上升,铁律(

虎跃涧(水仙 / 龙马无差)

我靠!!!我!!!!靠!!!!!谁来抽我一下!!!!!!他们居然有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lo主您是我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锦炎素羽:

名字乱起,待改。因为其实是想多写点发上来可是忍不住了所以今天发的这个应该随时删吧嗯。

为什么对老马出手捏因为我觉着除了老马没人能和我家子龙搞事情了emmmm。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和基友一起开了这两人的脑洞哈哈哈哈特别可爱了。

然后老马我不是很熟(说得就像子龙你很熟一样_(:з」∠)_打死!)觉得自己各种ooc,大家有什么意见随便提emmm还有这两人的脑洞啥的哈哈哈想要努力把这两人写得甜甜哒(*/∇\*)

(有借梗)

——————————————————————

  虎跃涧

By 锦炎


    马军在踏入这片小街时胃里的酒精正往上冲,血也往上冲,冲得大脑发胀发疼。

    华生被秋堤搀着一瘸一拐在大排档外坐下,把马sir手里紧紧攥着的酒瓶子一把夺下。

    “别喝了。”他一副带你出来不是叫你乱喝酒的强硬模样,“说了出来散心,职业病给我放下。”

    “那你这是在剥夺我人生仅剩不多的乐趣。”马军把酒瓶子抢回来,一面用眼神指指点点,“九点钟方向的那个男人,巴不准是欠了什么命债——”

   “你莫要吓着秋堤!”

   马军满是血丝的眼睛在这两人身上溜了个转,意义不明地晃了晃脑袋。

    疲累,而且明显心不在焉。

    “老马你就该去找个女朋友,趁着——”

    “趁着啥?”

    华生和女朋友快速交换个不安的眼神,说是拉他出来散心还不如说是促进他酗酒继续堕落,马军一直对前一段时间手里跑掉的Tony耿耿于怀,更不要说——

    街道的两头哗啦啦涌入两队混混,刀枪棍棒叮叮当当。剑拔弩张,气势汹汹,街里见势不好的人们开始纷纷做鸟兽散,华生趁马军还没站起来一把按住他的手。

    “别去!”他低声警告着,拦着精神劲头明显好多的老马,秋堤和他俩此刻交握着的手都汗津津的。

    “你去?!”

    “你!——你他妈是不想复职了么?”

    “警官证给我。”

    “吃个饭谁带那劳什子。。。”

    “那就去报警,莫吓着人秋堤。”

    “马军!”

    “快去!”马军摆摆手只给拍案而起的他留下个背影,还是那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臭架势,华生气急败环又无可奈何地拉着女朋友离开,一句不轻不重的“你自己小心点”扔给他,连自己都知道这是屁话。

     “差人办案!”

      两军对垒的一众人正大眼瞪小眼呢,不料中间突然插入个人,于是剑拔弩张的气势全都集中给他。关键谁都不觉得这是个差人,浑身酒气,脖子上银链子闪闪发光,机车皮衣,内里的衬衫怕是只扣了中间两颗,倒是若隐若现的健壮肌肉让某些来凑数的弱鸡有些发悚。

      “差人,您警官证呢?”左边的老大嬉皮笑脸地岿然不动,马sii抬抬眉毛,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开始传出来。

     “哎哎哎你看那不是马sir嘛。。。”

    “马sir,谁啊?”

    “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

    “诶?这么恐怖!”

     “厉害个屁!因为这个已经被革职查办了——”

     马仔的碎碎念传到前面已经全变了味,左边老大的笑容更加猖獗了,直接无视马军,大手一挥招呼起小弟。

      “兄弟们,长毛雄那个不要脸的混子占我们的地抢我们的生意,今天教教他们血流成河四个字怎么写!!”

      马军的拳头在他踏出第一步前就挥了出去,差人抓贼,有没抓错交给法官来判定这话是真的,可革职查办四个字压你头上了,还真顶让人心里鬼火乱冒,更不要说溜掉了欠华生一条腿的Tonny,差人抓贼有错吗?可被拿掉警徽配枪顶着烈日炎炎从警署走出来那天,他忽然觉得自己连这件事都做不好,马军在自个儿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已把对方给撂倒在地,他阴沉的眼睛抬起来,看上去就像只被熬了许久的鹰。

     马军的眼睛从左边扫视到右边,和嘴里叼着竹签上上下下的男子的眼神几乎同时落在对方带着的银链上,又触了火般立马跳开,两个人都感觉被冒犯了。右边这个纹身从颈项一直纹到手掌的古惑仔看起来玩世不恭,实际上更知道见好就收,他对着马军的瞪视懒洋洋抬起了眼皮,回转身摊开手作势把自个儿的马仔往后推。

     “好了啦好了啦,阿sir都发话了,散了散了的嘛,走走走,咱换个地儿——”

      空啤酒瓶擦着马军的脸颊直直砸向那个穿脏兮兮白背心套防风衣男子的后脑勺。

      陈子龙转过身来,操起木棍二话不说就杀了回去。



     “阿sir~~阿sir阿sir阿sir啊~~~~”

      马军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努力闭上眼想把背后那个声音给赶出去,可那个叫唤比楼道上不停闪着的应急灯还烦,他狠狠闭了闭眼,青筋跟着眼角纹路一跳一跳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老马要生气的预兆了,可陈子龙还在对头的监室扒着栏杆小声地叫唤,声音慢慢拖得很长,哀嚎里面还混着调侃的乞求。

        “你闭嘴!我告诉你你要再敢喊一个字我就——”

         “你就干嘛?阿sir咱现在不还同命相怜难兄难弟嘛~”

          马军其实是很恨不得打开两扇牢门过去把那个脏兮兮的小胡子给揍到四脚朝天的。也怪不得任何人,华生把后援叫来时自己正和他打得不可开交,两边的小弟也一片混战,一群马仔见了警察倒是跑得飞快,结果只留下了缠斗在一起的两人双双给扭送回了看守所。

       至于当时是华生脸上的表情更好看还是这小子脸上的表情更好看,马军一点也不想知道。

       “阿Sir,你叫咩名啊~”

       马军瞪他一眼,陈子龙是觉着这摆着一张黑脸的过气警察看起来就不是个有趣的家伙,不过这漫漫长夜着实无趣,所以他也懒得挑三拣四了。

        “马军。”

        “哦!马sir,我叫陈子龙。”

       老马在阴影里挑了挑眉毛,翻个身继续睡他的觉。陈子龙一脸傻笑让他觉得这小子下一秒就要过来跟他握手言和了,他闭上眼把这个他生命里过客般出现的小混混从脑海里赶出去。

         要是他再敢搞事,以后总是有机会把他捉拿归案的。

         看起来傻,笑起来智商感觉不太高的样子。这是马军沉入梦乡前对陈子龙最后的印象。

       

   ——————TBC——————

     

    

    

     




  


锦炎素羽:

     算一下时间线,10.2一刷追龙,10.7二刷追龙,11.9号终于踏上九龙城寨曾经的土地,很累很辛苦,可是真的好开心,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动力十足过,二刷过后没几天就去办了港澳通行证,到处找人约约约,抱着《九龙城寨史话》和《City of Darkness》疯了样的啃啃啃,好不容易定下时间结果到头发现这是本学期最忙最混乱的时候,结果还是出发了。基友后来说这真的像是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至于是不是我不知道,鬼都不知道向来拖沓的我咋就突然这么有行动力了,或许只是想认真做好一个小迷妹罢了。

     一场不那么正式的朝圣,或许这就是它的全部了吧。

P1   九龙城寨公地图 龙津一巷,龙津二巷,龙津后街,光明巷,光明二巷,光明三巷的名字还在哪儿,但也只是名字了。

     以前的光明巷看着名字光明,其实就是诸位瘾君子吸白粉等等的地方,《九龙城寨史话》一书中有专门记叙“追龙”一说的由来。

P2 九龙城寨模型

P3 昔日衙门以及两门大炮(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嘉靖年间的?欢迎指正,毕竟九龙城寨之所在最开始是九龙炮台。)

P4 公园内景,十二生肖和典雅园林,不知为何总有粉饰太平之感。

P5 雷洛和猪油仔吃饭的美都餐室外景

P6 替基友喝的冻鸳鸯和雷洛的装糖小罐(是的我努力忍住没把饮料给倒进去搅一搅笑cry)

      非常遗憾当天没有菠萝油了,肝肠寸断。

P7 美都餐室内景,坐的是有绿色帘子起的第四个位置,诸位爸爸快告诉我我坐的是雷洛和猪油仔坐过的位置嘤嘤嘤。

P8 私心,跟着美食博主丹胡吃海塞,晚餐一乐烧鹅暴击,然额去得太晚鹅腿不单卖了,两个妹子实在吃不下一个例份,鹅胸也不错,皮很脆,濑粉和卤汁好评,以及真不推荐他家叉烧。

P9 偷摸摸拍的隔壁座点的例份,好大一只鹅腿看得我心痒痒emmmm。


下一个目的地应该是潮汕,我想去看看那个人出生的地方。




























奇姬暖暖(。

Tyrant:

官方既然敢画,我就敢吃(。)
尼玛这文案写得像小黄文一样根本就是按着我的头让我吃,既然如此,那我就,硬气地吃爆了。
为女王大人打call!!!
我只是个开轮椅的小司机(。)

打完UT二周目我就产追龙,不然就是猪。

我是不是最近成龙历险记看多了,刚刚半梦半醒间脑子里响起一个声音:必须要用雷文来对抗雷文。下一秒世界大战,天崩地裂,纸墨配天雷。我吓醒了😃

明明就是仗着打戏不多不用脱衣服结果吃胖了,居然还可以这么挽尊(。)

锦炎素羽:

谁都不要拦着我,我要扑过去扑过去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肉这个肉啊!!!!!!!!!!

Sai·塞星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豪的小肚子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在他的小肚子上啄好多的红印子!!!!!这个肚子上的肉肉一定特别的软!!!阿花扑进他怀里后大概是被软软的肉肉治愈了!!我社保!!!!!!![让我死在他怀里吧]

明信片,蝴蝶公爵和梅塔,废土卡比

继续存档。我现在长的已经是假手了 =)


存档,前年和去年画的崽